游客人数预计: 周日团队人数:1200 散客:5200  点击查看景区实时舒适度指数 开放时间 上午8:00-下午4:30 中文| English| 日本語| 한국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历史名人
刘天华:重情重义的民乐宗师


【信息时间: 2017/6/14   阅读次数: 【我要打印】【关闭】
刘天华(1895-1932),字寿椿,刘半农的二弟,他不仅创作了《病中吟》、《月夜》、《苦闷之讴》、《悲歌》、《空山鸟语》、《闲居吟》、《良宵》、《光明行》、《独弦操》和《烛影摇红》等十首二胡名曲,在民族音乐的领域里业绩煌煌,卓然超群,被誉为我国近代杰出的民乐宗师,而且重情重义,品格高尚,在为人处世方面堪为世人楷模,令人不能不骤生“高山景行”之情。

  

  

刘天华重情重义的宝贵品格,突出表现在他对其妻殷尚珍一生挚爱不渝的态度上。

  

  

刘天华的妻子殷尚珍,是他的启蒙老师殷可久先生的长女,是个仅略识几字的农村姑娘,并没有什么殷实家底,也没有什么花容月貌,而且又缠着一双并不怎么雅观的小脚。不过,她的善良温柔,她的贤淑知礼,却名满乡里,颇得好评。婚后数年,她在各方面给了刘天华无微不至的悉心照料,使刘天华得以一心操琴,埋首于自己的事业,从而日渐叩开了成功的大门。

  

  

1922年,声名鹊起的刘天华被荐去到了北京,备受蔡元培先生的器重,同时兼任了北京大学、女子师范大学和艺术学院三所大学的音乐教授,一时成了驰誉中外乐坛的著名人物,加之当时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文理学院的学生,大多是年轻漂亮的名门闺秀,对刘天华仰慕倾心者大有其人,因此便有人在私下议论,说是刘教授恐怕不久就要撇下糟糠之妻,另觅佳偶了。可刘天华却丝毫没有因此而心动,他对殷尚珍的爱始终是忠贞不二,坚如磐石。为了表明自己的心迹,有一天,他特意在自己的寓所宴请了几位同事和学生。客人们入席以后,见刘天华身旁还空着一个席位,有人便问还有哪位贵宾没有驾到。这时,只见刘天华郑重起立,欣欣然举起酒杯说:“今天是我妻子尚珍的生日,现在她虽然远在江阴乡下(刘天华和殷尚珍的祖籍均在江苏张家港市金港镇殷家埭,原属江阴──笔者),但她的心却始终和我连在一起,敬请诸位首先跟我一起向她遥致祝贺,祝她生日快乐!”满座宾客闻言,惊讶之余,不由对刘天华更增高山仰止之情。而这一消息一传开,先前的那些议论也就全都销声匿迹了。

  

  

不久,刘天华又专程返里将妻子殷尚珍接到了北京,并专门延聘了一位小学教员教殷尚珍识字读书。这么着过了三年,殷尚珍不仅粗通了文墨,而且还懂得了更多为人处世的道理,从而也就对丈夫的事业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并给予了更积极热情的支持。不过,处在北京这样一个文化名城,殷尚珍也并没有能完全摆脱中国农村妇女身上的那种自卑感的羁绊。一次,她随刘天华一起去参观一位女画家的画展,看着看着,她忽然深感自己学识和才情的不足,不由对刘天华叹道:“你是有名的音乐家,你的夫人也应该是一位有学问懂艺术的人,像这位女画家这样的人才配得上你啊!”刘天华听了,急忙伸手按住了殷尚珍的嘴,连连说道:“不,不!弹琴,画画,凭你这样的灵性,只要花工夫去学,那是很容易学会的;而像你这样高尚的品格,善良的心地,贤淑的性情,旁人却是很难学到的啊!”言毕,两人久久凝视,全都发出了会心的微笑。自此以后,他俩的夫妻之情就愈益深笃了。

  

  

刘天华重情重义的品格,同时也表现在他对幼弟刘北茂的爱护和照顾上。刘天华15岁丧母,19岁丧父,家境之困难是可想而知的。而正是这样艰难困苦的家境,使刘天华跟他的哥哥刘半农、弟弟刘北茂更为休戚相关,患难与共,并由此共同谱写了一曲曲至深兄弟情的动人篇章。父亲去世以后,为了生计,同时也为了跟哥哥半农一起分担抚养比自己年幼8岁的弟弟北茂的重任,刘天华16岁便开始走上了小学教育工作的岗位。当时的小学教师,工薪微薄,待遇极差,故民间广泛流传“家有三斗粮,不做孩子王”之说。在那样的境况之中,刘天华的生活可真是艰苦极了,他常常鞋帽不周,衣服勉强图个囫囵,午餐也常用咸菜、萝卜干下饭。总之,他是极尽所能地掐着算着,千方百计省下一些钱来供弟弟北茂上学读书,以使北茂能早日成为有用之人。每逢星期天和节假日,刘天华又总是不顾劳累,步行数十里返回家中,照料北茂的生活,检查北茂的功课,并为北茂解除思想上的疙瘩和学习中的疑难。有一次他听说弟弟身子不适,硬是顶风冒雨,连夜赶回家中,结果浑身上下都湿了个透,以致自己也受了风寒,病了好几天。他们兄弟情义之深厚,邻里有口皆碑,人人称夸不已。刘北茂对此自然有着更为深切的感受,所以即便是到了晚年,他对天华对他的悉心关爱依然念不忘,一次就曾这样回忆起孩提时天华教他读诗的动人情景:“在假期中他(指天华──笔者)不仅自己勤学苦练,还经常教我识字,讲些通俗的诗歌之类,记得我六七岁光景,二兄天华曾教我一首小诗:‘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这首小诗虽然浅显而平淡,但二兄当时给我讲解时那种爱抚的神态和音容笑貌,令人永远难忘;七十余年过去了,这件往事依然萦怀在我的心头,童年时代和二兄天华在一起的日子,‘现在化作了生平最美的梦’。追忆往事,感慨万端,有时不禁令人潸然泪下,但一想起天华先生生前奋斗与追求的种种动人情景,又使我增添了无穷的力量。”在《纪念长兄半农先生》一文中,刘北茂更是满怀深情地这样写道:“我家兄弟三人。长兄半农先生长我12岁,二先兄天华先生长我8岁,我7岁丧母,11 岁丧父,全靠两兄抚养成人,手足感情之深,非一般兄弟可比。”

  

  

刘天华重情重义的宝贵品格,还表现在他对家乡人民的厚爱深情上。1915年春,刘天华的父亲宝珊先生仙逝,他自己也积劳成疾,因此不得不重返故里,在香山东麓的柏林庵中调养身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刘天华对家乡有着特别深厚的感情,所以即便是在此养病期间,他也不忘答谢故乡对他的养育之恩,特意在柏林庵内办起了国乐演奏社,吸收三甲里、七房庄等地的十余名音乐爱好者参加,热情地对他们进行具体的指点,悉心为家乡培养了一批音乐人才。同时,他还抱着有病之躯,在三甲里念桥小学的操场上为乡亲们举办了几次大规模的民族器乐演奏会。他的二胡演奏,有珠落玉盘似的抖弓,有苍劲深沉的长弓和浪弓,有妙入毫颠的滑音、回滑音,速度快而不紊乱,情意真而不肤浅,技巧高而不流俗,爆发力强而不火燥,那优美的乐声,将人们带入了一个又一个意境深远的艺术境界之中,令人如痴如醉,使人乐而忘返。刘天华的精湛技艺,使乡亲们大开眼界,刘天华的反哺深情,更使乡亲们五内俱感。故乡人民精心养育了人民自己的音乐家,人民自己的音乐家又把他的绝技无私奉献给了故乡人民,演奏会上盛况空前,群情激昂,不时响起阵阵山呼海啸般的热烈掌声。前些年谢世的蒋贻谷老先生,当年曾亲聆过刘天华的演奏,忆想那时的情景,蒋老先生激动不已,感慨万千地说:“天华先生不仅演技高超,使我们似听仙乐,他的人品更是十分高尚,使乡亲们无不异常钦佩。他没有一点大音乐家的架子,他把自己对故乡人民的忠诚和热爱,全都倾注在那美妙动人的乐曲之中了。天华先生虽然早已作古,可是香山东麓的父老乡亲,将永远不会忘记他对故乡人民的一片挚爱深情。”是的,那流逝的岁月,至今也没有抹去刘天华对家乡人民的深重情义,以及故乡人民对刘天华的深切怀念。1994年,南沙镇人民政府特意在香山东麓建造了一座音乐喷泉,环形拱壁上刻有刘氏三兄弟的三幅雕像,刘天华那清秀的面庞,那炯炯的双目,尤其给人以深刻难忘的印象。岁月无情人有情,才情横溢而又重情重义的刘天华,将永远活在故乡人民的心中。

  

作者: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张家港市香山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2021051010号 国泰新点 全案策划
@ Copyright 2008 - 2021. http://www.xsfjq.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