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人数预计: 周日团队人数:1200 散客:5200  点击查看景区实时舒适度指数 开放时间 上午8:00-下午4:30 中文| English| 日本語| 한국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游客互动> 游记分享
漫游采香径


【信息时间: 2017/7/11 16:29:31   阅读次数: 【我要打印】【关闭】

冯春法

听香山地区有点学问的老年人讲,香山上有许多名胜古迹,比较著名的有圣过潭、钓鱼台、采香径、藏军洞、梅花堂、洗砚池、桃花涧等,其中使历代文人墨客乃至帝王将相慕名而登临香山追寻美人踪迹,抒发怀古情思,并留下许多墨宝的采香径,相传是当年“吴王携美人入山采香之径”(《江阴县志》)。如今,这些古迹有的已荡然无存,有的还保存完好,有的已易地新建。

这一切,顿使我兴奋不已,产生了重游采香径,好好看一看那些名胜古迹的念头。

2008年初夏的一天下午,一向喜欢独来独往的我,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来到香山东麓,把车停在宁宇饭店门前,锁好,然后沿着上山公路爬向山顶。一路上,我想起了有关采香径的事情,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经常从采香径上山割草、坌草根的往事。

香山采香径有北采香径和南采香径两条,当地老百姓称之为茶叶路。南采香径,长约二三里,由香山东南麓石虎门东面的土地堂经听松吟蜿蜒而上,穿过小石林、西施石,经过香山寺门前,一直向西,到禹王庙止。可喜的是,此香径历经千年沧桑,如今仍然还在。北采香径,由香山西北麓龙家湾上面的“落间涯”呈“之”字形迤逦而上,到禹王庙止,长二里半。如今,北采香径的上半段犹在,而下半段因开山采石早已破坏殆尽。

南、北采香径原先虽然都是宽仅1米左右的黄泥石子路,但景色极佳。南朝齐代姚端《江南小游集》云:“昔日之香径,两旁苍翠欲滴,修篁夹道,鸟鸣林间,景色宜人”,“每值夕阳西斜,霞光辉映,佳景天成”。

南采香径比较平缓,而北采香径则十分陡峭。我是香山北面冯家埭人,老家离香山约1里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家里经常缺柴烧,于是,暑假里我经常跟哥哥上香山割草,寒假里去山上坌草根、扒松毛,每次都是从陡峭的北采香径爬上山顶,然后四处寻找草长得旺盛的地方下手。如果松树下面掉下的松毛比较多,就用手扒或用耙子扒。松毛都是干枯的,拿回家后不用晒就可以烧,而山草和草根一般都是有水分的,必须晒干了才能烧。

我清楚地记得,有一次,是暑假里,我照例跟哥哥上山去割草。因为香山北面的人上山割草,坌草根的人特别多,所以,山顶以北可割的草,像稀毛癞子,要割满一扒柴篮草是很困难的。而山顶以南山草倒是长得很旺盛,但有专人负责看山,不允许山北面的人去割草。所以,许多大孩子只好偷偷地去山南割草。我那时人小,才十一二岁,胆子又小,没敢到山顶以南去割。我正在山顶上东割一把草西割一把草的时候,突然,“山南人来夺扒柴篮了!”一声大喊,把我吓得魂飞魄散。我看见同村的几个大孩子背着扒柴篮飞也似的朝香山北面逃,于是也慌慌张张背起扒柴篮,没命地沿北采香径向山下逃去。刚逃到采香径最陡峭的地方,突然,脚下一滑,左腿跪了下去,我双手本能地朝下面一撑,人虽然没有滚下山,但左膝盖下被磕破了皮肉,鲜血直流,裤子也被磕破了。我顾不得疼痛,咬着牙一瘸一拐地回了家。至今,左膝盖下一个伤疤还清晰可见。

想着,想着,不觉走到了“香山揽胜”牌坊下边,向东是香山主要风景区,向上有采香径等古迹。这时,游人络绎不绝,大多顺着水泥大道向东走去。我心里惦记着北采香径,便毫不犹豫地沿着石阶继续向上攀登。登上山顶时,脸上汗涔涔下,背上也有些湿了。我连忙脱下西装拿在手里,一边走,一边观赏风景。山顶上十分平坦,除了道路、亭阁外,几乎处处有清澈的池塘和蓊郁的树木,间以香花香草。山风一阵一阵的吹到人身上,分外舒服。那天是双休日,上山游玩的人特别多。不少人是开着小车,全家上山来玩的。南边揽胜亭里坐着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一边吸烟,一边观景。一对看上去正处在热恋中的情人,坐在路边的石凳上紧紧地偎依在一起,正甜蜜蜜地说着悄悄话。两对年轻夫妇各自带着他们的孩子,缓缓地向荷花茶厅那边跑去。那边的高地上有秋千、单杠、双杠、吊环、滑滑梯、跑步器等体育锻炼设施,正好适合孩子们和年轻人玩。一群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站在听松吟凉亭里,用外地方言说着什么趣事,不时发出“咯咯咯”的笑声。看着眼前如诗如画的风景和轻松漫游、陶醉于美景中的游人,我心里在说:“现在的人们真是幸福啊!”

我徜徉在南采香径上。两旁青松滴翠,鸟儿欢鸣,花草吐香,不觉心旷神怡。如今,山顶上千年前的采香径古道已大为改样,原先的黄泥石子路已整治成用金山石铺筑而成的石板路,即使是下雨天,穿皮鞋走路也不会沾上泥巴。走过乾隆帝御笔题字的“清池”和生机蓬勃的藕香湖,就来到禹王庙遗址。据地方志载,禹王庙建于周幽王年间,是香山上最早的一座庙宇,为纪念大禹治水而建,据说,南朝萧梁时期有庙舍72间,香火颇为旺盛。庙宇时建时毁,屡遭兵燹,最后仅剩下一座玉皇殿。玉皇殿是革命遗址,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它是革命者的活动场所。1928年前后,香山地区农民暴动大多在玉皇殿集合。1952年被拆毁。后来,就此荒凉下去,变成了如今一片杂树遍布的矮树林。这是很使人惋惜的。要知道,就是这座庙宇,在公元前482年,曾经接待过吴王夫差和美人西施。吴王和西施在此庙中进香、小憩,品味了长老献上的香茗后对此茶大加赞赏,于是才有西施及吴姬们在香山采香的美谈传于后世。此山本来叫桃花山,卧牛山,从此改名叫香山。面对着曾经辉煌一时,而最终湮没无闻的古庙的遗址,我不免有些惆怅和遗憾。

我带着兴奋,也带着失落,离开了禹王庙遗址,来到烽火台景区。此景区主要有烽火台、仰崇楼两大景观。烽火台是2006年香山风景区新筑的仿古长城垛口楼式的建筑,仰崇楼是为纪念南宋名臣(曾任资政殿学士、邢部尚书、江淮宣抚使、同知枢密院事)丘崇而建的,他是香山北面邱家埭人,这自然是家乡的光荣。这两处景观,为游客提供了怀古思幽的场所。不过,我的心一直挂记着我小时候经常攀爬的北采香径,亟想看一看那还幸存的上半段采香径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于是,我登上尚未装修布馆的仰崇楼,向龙家湾方向看去,全神贯注,仔细寻找那熟悉的小径。让我不胜惆怅的是,那条我少年时代曾经走过无数次的小径,再也找不着了,它早已被两侧的青松遮盖住了。虽然我心里有些失望,但静下心来想想,这是正常的: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起,北采香径因为当地村民常年开山采石,下半段逐渐被蚕食,上半段虽然还在,但再也没有人走了,时间一长,岂有不消失之理?

采香径是因为西施曾于其上采香而得名的,因而成为历代文人骚客凭吊怀古的对象,如清代文人陶文炜的《香山怀古》:“荒山景物最凄凉,闻道吴姬来采香。绿黛春风何处去,馆娃宫外几斜阳。”蔡澍的《采香径》:“采香遗事邈,终古号香湾。石磴挽幽壑,寒梅又小山。人行空翠里,僧住碧云间……”读之,不由心驰神往,欲去此径寻觅古人踪迹。然而,世易时移,沧海桑田,美人已逝,踪迹也无法寻觅,凡人还是回归现实的好。幸运的是,现在,香山一身绿装,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四时之景皆美,可谓风烟俱净,天山共色,水皆缥碧,清澈见底。而采香径和用金山石铺筑的游山之道 将山上各个名胜景点串通起来,路上每隔一段就建有一座亭子,供游人歇脚休憩,无论是风景还是游乐设施,都是当年西施采香于香山时所无法比拟的。

念及此,我心中释然,心情轻松地下山了。

作者: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张家港市香山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2021051010号 国泰新点 全案策划
@ Copyright 2008 - 2021. http://www.xsfjq.com All Rights Reserved.